首页

画廊简介

画廊藏品

国画作品

书法作品

油画作品

代理画家

联系方式

/

作品征购

 

 

 

感谢广大书画爱好者对本站的浏览,希望各位朋友能给我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如果您想留言请您发
E-mail:jyzhl@163.com
同时希望画廊的朋友与我们链接

愿您在艺术的海洋中尽情遨游,收获一份好心情的同时也能找到您所喜欢的艺术作品。

本站最新改版,新品众多,请您慢慢欣赏。
真品+真诚,愿能成为您的朋友

近期又将推出新品,期待您再次来访。

 

 

杭州画家盛天晔作品专集

杭州画家张捷作品

国画名家关玉良人物作品集

朱新建国画
作品

 

 

电话:13621665668
      52896708
联系人:邹军
地址:上海市陕西北路1438号621室(财富时代大厦)

 

 

做過扁桃體切割手術是怎樣的體驗

2019-11-12 12:52:26

全程记录手术过程,冗长,大量细节和图片记录,常见疑问都已补充完整,请耐心阅读文字部分。本文站队是在尽快手术一边的,本人手术成功的幸存者偏差不可避免,读者注意。如果你做了手术,请在评论区留下只言片语,供其他知友参考。相关问题供参考:扁桃体几乎一个月一次发炎化脓怎么办?-炎症成人做割除扁桃体手术,会有什么后遗症?-健康切除扁桃体之后会怎么样?-医学扁桃体发炎一定要做手术切除掉扁桃体吗?-医科扁桃体摘除后是怎样的体验?-医学=======================昏割线=======================参看本人前期研究:扁桃体切除手术有何利弊?-大灯的回答然后于2016年4月25日在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切除了自己的扁桃体,主刀医生申金霞,病房在白塔寺老院区,为我的医护们点赞。我是扁桃体II度肿大,手术方案是全麻+离子刀,痛苦程度应该是所有见过帖子里边最低的。参阅本问题其他知友的回答,及另两位知友的手术记录:III度肿大,全麻+离子刀:切扁桃体之后是什么感觉?-匿名用户的回答全麻+传统剥离术:扁桃体几乎一个月一次发炎化脓怎么办?-爱琴海的回答=======================正文分割线=======================【要不要做扁桃体/扁桃腺切除/摘除】大概的门槛:一年扁桃体发炎4次及以上,感冒有明显特征:酸疼无力,再往上:出现呼吸暂停(吸气时呼噜把自己憋醒),再往上:关节疼、心脏难受和腰疼(长期尿蛋白+)。大概第一个门槛就要做手术了,至于你的具体情况,挂号让医生做判断,这是多个因素的综合考量:让医生瞄一眼,也比你发帖询问所能表述的现象多;医生心中跑过的诊断列表和禁忌,也比知友们的回答更准确更全面。诊断费不贵,真的。我和各位知友的解答仅作参考,其意义让你对会发生的情况做好心理准备。帖子看得再多、再详细,也替代不了医生十几年的经验积累。自己研究好几天的价值也不及挂号费的十分之一!虽然可执行手术的门槛比你想象的低,但不要一过去就跟医生说“我想切扁桃体”!不!要!你要做的只是精确描述症状,诊断的权利是医生们拼搏一生的尊严,请尊重它,再说全麻的时候扇你几巴掌你也不知道。。。#知友汇报#评论区出现一位单侧扁桃体III度肿大的知友,术后愈合不佳,经活检确诊淋巴瘤,非早期,直接上放疗和化疗了。摘抄百度百科:“咽淋巴环病变口咽、舌根、扁桃体和鼻咽部的黏膜和黏膜下具有丰富的淋巴组织,组成咽淋巴环,又称韦氏环,是恶性淋巴瘤的好发部位”。借此机会提醒诸位,有问题早些早诊早查早治疗。【手术全麻还是局麻】时代在进步,扁桃体切除这样放以前算门诊级别的手术现在都全麻了,请相信现代医学的复杂度和系统性,医生会根据自己的手术经验和你的体征给你推荐合适的方法。之前局麻,为避免病人紧张,手术必定要快,也就是传说中“钳子捏着猛地一拔”,必定切不干净,之后的流血及病人的抗拒导致精细的修补无法进行,创面暴露,切口不规则,也就有了诸位知友“痛不欲生”的扁桃体切除经历。手术效果和手术风险太不可控。而现在全麻,医生可以从容地一点点剥离,手术空间大切得更干净,也不用担心你的条件反射(缩脖子、吞咽等)导致收刀不及时而切掉其他什么东西,止血也更加精细,术后恢复快,痛苦小(部分得益于离子刀)。事实如此,手术切掉我完全看不见的硬腭后的部分,只在手术当晚出了一点血(牙龈出血的量级),而且整个恢复期的疼痛级别没超过小时候扁桃体发炎的痛苦程度。【关于陪护】在手术的那1小时,监护人需要在手术室外守候,准备手术意外的签字。想看到切下来的扁桃体可以提前跟医生说,拿出去让监护人拍张照留念。出手术室后的2小时,需要人盯着别睡过去,不然容易发生“呼吸遗忘”。嗯,睡了就忘了喘气了,来自于麻醉的呼吸抑制的副作用。出手术室就可以说话(少说),术后6小时内吸氧平躺,之后就可以起身,起身后生活完全自理,不再需要陪护。更不需要陪护过夜。【术前准备】买点冰棍,三五只就行,护士站会提供冰箱保存。推荐老冰棍,糖精+白开水那种,别要奶啊什么的,营养多说明细菌也多,而且里边的增稠剂会增加吞咽频率,疼。术前几天狂吃,积攒能量,相信我,不管吃多少术后都会瘦回去的。不要想借此机会减肥,绝对是作死行为。术前15小时停食,12小时停水,不要小看只是一口水,全麻后食物返流,呛进气管会死人!术前上厕所,因为后边7个小时要一直躺着。【手术台上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从医生和护士那里总结如下:(哪里不对欢迎指正)平躺,扣氧气面罩,贴心电监护仪的电极片,从手上的静脉快速泵入麻醉诱导剂,瞬间断片儿,同时你失去了自主呼吸的能力,在血氧浓度降至危险线之前,用喉镜扒开口腔插气管,呼吸机维持肺部涨缩,之后注射泵持续推送小计量的麻醉维持剂。头后仰,离子刀/电刀切除扁桃体,止血。在手术快要结束前几分钟停用麻醉剂。推送麻醉拮抗药,待病人恢复自主呼吸之后拔除气管/吸痰。恢复意识之后带着心电监护仪推出手术室。手术时间约40分钟,算上麻醉准备和苏醒时间大约1小时,离开病床共1.5小时。麻醉过程中除了呼吸被抑制,其他生理功能都没问题,心跳正常、括约肌正常,所以喜闻乐见的小护士给插尿管并不会发生。#知友汇报#部分人会对拔气管/吸痰有印象,据说那时候闭着眼不能动,拔管时还搅和两下,很惊悚,对此我并没有记忆(或者是忘了)。【术后苏醒】其实麻醉的过程并不是电影或电视剧里演的那种逐渐头昏然后睡过去,跟“麻”和“醉”两个字都不沾边,只是一闭眼,没睁开。。。嗯,快到根本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再睁眼就是完成手术了,另一位知友碰到的术中苏醒算是个小医疗事故,一般不会发生。回到病床上,我就醒了,不是那种睡起来的昏昏沉沉,就是一下子睁开了眼,中间没感觉到时间流逝,也没做梦什么的。醒后的感觉:清醒、理智、思维完整、不头昏、眼睛铜铃大、与同学对话反应迅速逻辑完整,并不像病友那样出来看着半死不活的(其实他们只是懒),肢体协调性良好,没有麻木什么的。每一刻你都觉得,现在才是清醒,之前不算。后来想想,当时更像是连续通宵之后猛灌咖啡之后的精神状态,感觉清醒而实际思维能力并没有恢复。(或许是麻醉剂的短时遗忘导致的?)如果有知友也想写手术记录,一定拿手机记录下当时的现场体验,麻醉剂会让这段记忆比较模糊。个人感觉这段时间大脑负责抑制的功能受限了,跟陪护同学调笑的时候会把“逗逼”说成“二逼”,骂人词汇显著增加,诸如此类,没完全清醒的时候注意说话提前过过脑子,免得伤了人或者后悔。【术后短期感觉】术后醒来其实伤口不怎么疼,我术后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是:怎么舌尖儿跟舔了烧火棍一样,疼痛来自于离子刀的误伤(或者是张口器长时间压迫?)。舌头表面无可见创伤,4天后完全恢复。术后被要求平躺6小时(不要枕头),脖子上会敷两次冰袋。2个小时的时候腰疼比较难以忍受,初步判断是麻醉剂松弛之后自重拉伤了不小心拱起的腰肌(我很瘦)。6小时后起身活动,腰疼消失。平躺的头几个小时痰很多,我用了个比较稀奇的办法:用饮料吸管往瓶里吹痰,个中妙处一定是做了手术才能体会得到。我当时不想动是担心大脑局部麻痹时动脑会不小心启动什么代偿机制影响以后的逻辑能力,后来看了些论文,发现想多了。后边这句请让陪护人看一下:术后不要折腾病人,麻醉剂会让他们神经活动程度低,表现得比较懒,不愿意搭理你而已。听好监护仪警报,确保病人眨眼,眼珠会动就行,别老让病人说话/笑,会疼。我那几个逗逼同学,给我造成了不少痛苦。出手术室就可以说话,不算疼,与"正常说话"差异不大。术后第一天我就和探访的同学聊了一晚上,第二天能感觉到很轻微的肿胀和哑,问题不大。建议还是少说,刺激唾液分泌,吞咽的时候疼。单纯的张嘴其实不怎么疼,打开后腔才会。所有涉及平移/振动/拉扯下颌/下巴的动作会疼,比如吞咽、咳嗽、哈欠、笑、舔臼齿、大幅度活动脖子都疼,打喷嚏反而不怎么疼(但有出血危险)。平躺的6小时点滴打了半斤生理盐水(左氧氟沙星)和半斤葡萄糖(补充能量),并没有尿意。当晚第一泡尿有点发红。【术后恢复及饮食】找事情做,转移注意力,可以明显减少痰液分泌和喉咙运动。术后头两天,能感觉到口腔后部空了一块,喘气从来没有过的通畅,另一位知友说的鼻子堵在我这里没有发生(猜测是小舌头肿给堵了?)。当你用鼻子能畅快地深呼吸的时候,那种愉悦感已经盖过所有的疼痛,当时就觉得,这手术值了。真正能感觉到疼的,是术后2-4天的肿(吞咽疼加剧),和5-7天的白膜脱落(短刺痛),不过疼痛级别都比较低,不吞咽的时候基本感觉不到,不用担心。#知友汇报#白膜脱落的时候可能会再次出血,不要怕,赶紧吃根冰棍压压惊。吃饭,医生建议是,术后2天内只喝牛奶,多吃冰棍,一周内吃流食,这个建议有点保守,但请遵守!如果手术前有人写过恢复期的帖子,我一定多撑几天,我有点后悔自己冒进了:术后第二天中午就吃了刀削面,造成了大范围的白膜脱落和肿胀。术后是否出血并不是指导吃饭的唯一指标!在喉咙消肿和白膜脱落时你会有明显感觉(短刺痛),以这个时间点为界,之前不要吃粘的、大口吞咽的东西!撕扯伤口不是好事,不只会出血,你知道有个词叫“增生”!那能吃什么呢?干净的、凉透的、无酸无辣的、滑溜好咽的。我的建议是米线/米粉/过水挂面,不要吃外边卖的拉面/手擀面/刀削面,那些碱面都硬,还粘,吞咽时扯动伤口。甚至我觉得粥都不见得是个好选择,因为粘,喉咙里没东西时的吞咽才是最疼的。只要5天左右!挺住!哪怕你这辈子再也不想吃米线,也咬碎了牙挺住。不要过分保守(比如只喝粥),能量太少影响恢复。糖+蛋白质+脂肪+维生素+无机盐,一个都不要缺。非常时期没必要按三餐规律来,饿了就慢慢吃,多吃有助于恢复。意识到错误的我点了整整5天的外卖,米线+鱼豆腐+鹌鹑蛋。鹌鹑蛋是个相当好的东西,比多吃米线扛饿,磨碎了就着汤咽没有问题。奶的营养价值没你想象的那么高,毕竟是液体,还是鹌鹑蛋实在。买点矿物质/维生素片来吃,10天量就够,这段时间的维生素/矿物质的缺乏会影响机体恢复。吞药片不是问题,顺着水就下去了,只要不粘,小口的东西都没问题。在白膜脱落这个点之后,吃食就可以按自己的恢复情况来了,可以大胆一点。什么可以吃什么不可以吃在这个阶段个人差异开始体现,试着来。你一定希望有人告诉你这时候能吃啥不能吃啥,注意,你只能试,试!试了才知道能不能承受,非常时期浪费点是可以容忍的。我的基础代谢率比较高,恢复很快。术后第8天我就开始吃饺子,滑溜,没有问题。术后第12天就开始吃吉野家的套餐了。一个月之内不要碰酸的辣的,不怎么疼,但痰会特别多。话也要少说。【恢复期的生理指标变化】基准线:心率60-62,腋温36.4-36.7℃术后体温升至37.4℃,术后两三天有时会冲到37.9℃,直至第5天降到37℃线下。术后心率80,见到漂亮小护士会涨到90,术后第三天降到74左右,然后第6天又涨到80,纯粹因为饿得虚。第8天开始吃得多了些就降到了74,第三周开始做HIIT锻炼,第四周恢复62心率。体脂率进一步下降,手术期间瘦了11斤。术后第10天开始,连续4顿饭吃了双份,危险信号!一定要克制住暴食的欲望,缓慢复食。第三周恢复6斤,第六个周恢复原先体重,保持稳定。肌肉全瘪了。。。平板支撑感觉回到了健身刚开始的时候,体能的恢复还需要些日子。#术后四个月更新#恢复锻炼一定要降低强度,根据两天甚至三天之后的身体状况一点点增加强度。切莫感觉能承受就冒进,因为肌肉在饿的这些天被大量消耗,是的,肌肉的分解在脂肪之前。但心肺能力的下降并不明显,所以你锻炼的时候感觉一切还好,但损伤要几天之后才显现。我注意到了保护膝盖,但代偿用脚前掌发力导致了足底筋膜炎,恢复了两个月才刚刚感觉好一点,憋得实在难受。#术后五个月更新#足底筋膜炎严重影响了锻炼,稍强点的活动隔天下地就会疼,不知道怎么养回去了。。。【手术收益】喘气通畅了,不打呼噜了,睡觉起来头不昏了,深度睡眠时间直接翻倍。这一条的价值之大,扁桃体没问题的人永远不会理解,世界都明亮了三分的那种感觉。连续多天牙没用力,发现下排牙右边感觉不太对,感觉应该是有阻生齿在里边横着顶,等身体恢复个差不多再去拍个片子瞅瞅,估计拔牙又要饿几天。。。提前发现,这是好事儿。#术后三个月更新#拍了片,四颗智齿全要拔。。。在医院的时候见了不少病友、刷了不少医学相关的帖子,确立了正确的医疗观念(方向),破除了一些直觉上的错误和医疗体系的阴谋论。这一条的价值可能超过手术本身。感冒是否减少有待观察。老人说切了扁桃体之后容易感冒可能是颠倒了因果:抵抗力差→容易感冒→扁桃体经常发炎→扁桃体不可逆病变→要切扁桃体,而不是反过来。#术后三个月更新#自6月份起开空调24度,各种得瑟都没有感冒,基本已经确认免疫力得到增强。直到七月末在一个闷热的周六干重体力活加晚上空调23度后感冒,身体的反应跟之前不同了:轻微发热一个周,摸脑门热但是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第二个周六又得瑟一整天,终于觉得自己像是感冒了,症状:嗓子干哑、发热出汗(38.4℃最高),然后没了,没了?得了感冒依然生龙活虎,之前一感冒就腰痛畏寒的经典症状完全不见,我的天,我可是提前预备了一周的假。四天后感冒好了嗓子恢复,不干不哑。疑问:发烧时体温有昼夜周期性波动,是免疫系统还没稳定么?#术后七个月更新#只病了那一次,再无感冒症状。#术后三个月更新#因鼻炎丢掉的嗅觉恢复了很多,好神奇。闻到香味导致食欲比以前强了,饭量蹭蹭涨。。。【手术后遗症】必须明确的一点:这两块肉是逐渐长大逐渐适应了很多年的,你的一系列行为比如呼吸、吞咽、发声等都因为这两块肉的存在而有所改变,在扁桃体突然切除之后一定是需要专门适应的,需要主观能动性发挥作用。吞咽的适应:术后两三天,喝水容易从鼻子窟窿里出来。。。因为少了两块肉,需要制造更大范围的塌缩来完成吞咽动作,于是水就被挤上来了。一周后适应就好了。一个月内喝东西不小心会被呛到。#知友汇报#说他感觉到小舌头在妨碍他咽东西。。。呼吸的适应:术后呼噜没了,但发现晚上还是习惯张嘴喘气,不同的是现在经常流一枕头口水。在给枕头垫高了一点之后好了,口水不流了,嘴也闭上了。一两个月内可能会清楚地感觉到左右鼻孔气流量有差异,这个不怨扁桃体,是气流量大了之后凸显出了鼻腔的毛病,常见的如鼻中隔偏曲,酌情医治。我右侧有点息肉,但一个月后也适应了,不觉得是个事儿。发声的适应:说话声音有变化,这个容我多花些文字描述下。扁桃体距声带还挺远,所以声底没变,声音还是你的,我周围所有人都没觉得我嗓音有变。有变化的是音色,或者说发声腔体的变化导致的谐波有些改变。举例来说:口腔溃疡张不开嘴的时候,声音有变,但听起来还是你。术后短期的不适是说话有点撒气,高音低音压不住,听起来底气不足。术后一个月找到发声方法,声音基本恢复,大声喊还是压不住气。再过半个月的适应之后,喊话也恢复。痰液变少嗓子容易干,记得多喝水,头一个月少说话。其他方面:麻醉的后遗症,没有。我能清晰觉察到室内二氧化碳导致的脑力变化,但麻醉之后的记忆力/反应速度我可以确定地说,没有感觉到降低。要说得话,一次睡觉缺氧损失的智商和一次全麻的也指不定哪个多。术后第2-8天我出现了过敏性皮疹,痒的级别大概是略微转移注意力就可以忽略它的程度。花了很大力气筛查过敏原,后来发现只在撕扯咽部伤口之后会痒,发生在喝水/打哈欠/吃饭之后的0.5-2小时。复诊时问了主治医生,正常现象。第8天白膜脱落得差不多之后,就再没痒了。所以,伤口长好之前尽量减少撕扯,扁桃体确实是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在粘膜形成之前,不要过分刺激/将组织内部暴露给异物。术后愈合会导致口腔后部拉紧,打哈欠时会撕扯得疼,主动张嘴拉伸,大概三个周恢复。腭舌弓(小舌头所在的那一圈膜)被张口器所拉伤,所以小舌头会肿,一周恢复。腭咽弓(扁桃体后边的一圈膜)似乎是给拉断了,看不到上方左右相连接部分。不过暂时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似乎也没什么影响。#术后三个月更新#依旧感觉不到任何影响。【关于术后复查】出院单上写的,术后一个月复查。我去了两次,术后一个周和术后五个周。我想说的是这个:一个靠谱的医生,他的思维方式会让你觉得不舒服。看过“豪斯医生”的人应该懂,医生更关注生理的病症和原理,而忽略你的心理感受,这段时间培养的玻璃心很容易受伤。。。你跟医生描述自己的症状的时候,他会给你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像是在推卸责任,而且还有一点不耐烦。而你更关心的是,我现在该怎么办,结果几句话和几片不疼不痒的药就打发了。请相信,这是好医生,等你适应期过了之后,玻璃心化了,就发现根本不算事儿。出院后可以打印住院病历,建议去把住院时的各种检查结果拿到手,历史病例很有用。【手术的人生影响】抱歉,你要失望了,手术本身的影响对你而言并不存在,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我都有点愧疚,那么多朋友觉得手术了住院了,可了不得要过来看我,而事实上你知道这个手术跟挖个鸡眼也差不了太多。当你知道自己被这么多人爱着的时候,反而有点焦虑。至于生理上的,比如呼吸通畅之后睡眠和脑力的改变,及其心理影响,这个要等等看了。在医院的那些天,很清静地看书,回来之后发现手机/电脑的吸引力骤降。场景的切换最容易改变人,对吧?然后,我的女神列表里边新添两位小护士,知乎刷到医学帖子时常会想起她们。住院这个经历,那种被认真善待的日子,挺令人怀念的。【关于手术报销】出院账单¥8430元,其中:甲类医疗¥2904(全部的检查+手术+消炎),乙类医疗¥3193(离子刀+部分麻醉用品),丙类医疗¥2333(双极止血+雾化器)。学校的团体意外伤害附医疗(商业)保险不给报,虽然校医院宣传时说得天花乱坠,但太平洋保险一方咬定免责条款的这一条:“本合同生效日之前被保险人已患有未治愈的疾病、症状(包括外伤)。”不过我们这个保险申报时并没有专门的体检过程,具体要看你所签订的保险内容。所以,就只报了学校的公费医疗,报销¥5055.54,即总消费¥3374.46,大约是自付{乙类*30%+丙类*100%}。【术后恢复的个体差异】#术后五个月更新#从写了帖子开始,收到不少知友的反馈,总结如下:如果你像我一样,怎么吃都不胖还经常锻炼/重体力劳动,那恢复速度跟我不会差太多。如果平时吃的少/容易胖,又缺乏心肺锻炼的人,我所记录的这些时间点可能要翻倍,妹子们尤其注意。评论区出现一位恢复期看起来很痛苦的知友,在此原文引用:“术后第六天,白膜还是超级新鲜,今晚给整破了,好在没有哗哗哗,我觉得应该没啥大事儿。关于那个麻醉,我觉得答主有必要提醒大家,对全麻的敏感度不同,反映也不同,看你之前写的六个多小时之后就差不多恢复了,还能下床~奈何我术后从醒来到能自己进食不需要陪护,用了三四天~醒来就一直想睡觉,恶心,吃进去就吐,不吃也吐,吐了两天,跟他妈怀孕似的,医生给打了止吐针,慢慢才恢复进食。我这代谢的也够慢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医生让我再吃三个周的软食,今儿下午吃了点学校食堂的拌面就破了,我都不知道该吃点啥了~”从我的感觉来判断,恶心呕吐可能来自于手术创面的敏感,这一点不能怪麻醉。专门写出这一栏是想提醒诸位知友,个体是有差异的,医生也有手艺好坏,手术是有意外的。当前科学对人体的认识还有不足,做不到100%可控。那么问题来了:当你知道了手术的各种意外,而医生告诉你尽早做手术,你怎么选?==========================住院细节记录==========================2016.4.12-2016.4.13抽空去了趟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普通号转专家号预约做手术。专家号竟然只要9元,真觉得这价格挺好的。国人常有的一个心态是畏医而避诊,总觉得进了医院就没好事儿,实际上多诊多查才是低成本高收益的活法。几块钱就能换来几十年的专业经验,不值么?2016.4.22(周五)终于等到床位,带好医生开的住院条,找护士站办入院手续,缴费处交押金8000(我是学校公费医疗,医保的话押金少)。过程很简单,不需要陪同。入院时需要空腹,抽4管血化验(检测项目多达41项),做心电图,拍胸片,问病史,烟酒史,高血压糖尿病,过敏史,讲解手术注意事项。管床医生跟我说,做完扁桃体切除后会“很疼”,又因为止疼药会扩张血管,有出血风险所以不能打。对比医生跟鼻中隔手术说的“有点疼”的病友,把我吓尿了有木有。结果好失望,不怎么疼。。。会签几个手术知情书,其中一项注意,默认用的是(等)离子刀/双极刀/电刀,价格约¥3000,属于乙类医疗用品,还有个双极止血装置,价格约¥2500,属于丙类医疗用品。提前问明白你报销的甲乙丙类覆盖比例,感觉超预算的话可以和医生商量调整手术方案,不过术后恢复可能会痛苦点。入院需要的东西:手机/电脑/书,打发时间用的,不要幻想在这个时候充充电什么的,你只有床,没有桌子,坐着会难受。同病房里7(/15)个带书的没一个人坚持得了一天,要带也最好是一些“马桶读物”,比如《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类短篇趣味读物。内衣、袜子多带(脚冷)。外衣不需要,因为必须穿病号服。拖鞋、洗漱用品、卫生纸、水杯、饭盒、洗洁精。移动电源(墙插的位置一般不会让你太舒服)。静音耳塞(耳鼻喉病房的病友一般都呼噜响),推荐安耳悠。认床的人带上自己的枕头。2016.4.23/24(周六、周日)某天早上会做小便大便的检测,然后就是,等,干等,生等到手术日。有什么用?对医生而言:把多个手术排到一天集中解决,降低手术室消毒等一系列成本。对你而言:控制环境变量,让手术风险更可控。护士每一两个小时会来扫一下手环,每天三次查体温,术前每天测心率。这个时候可不可以出去?可以,不过别穿病号服,一来别吓到墙外人,二来别让墙内人担责。外出时间也别长了,被逮到会丢失医保报销资格。一旦感冒会导致手术延后,所以尽量减少外出。这个时候就会明显发现年轻护士和年长护士的区别了,年轻护士还可以调戏一下,说说笑笑,而年长护士在你问专业问题时都一副“老娘懒得搭理你”的神态,不过你在知乎搜索护士相关之后,确实会心疼她们,精力真的撑不住东一句西一句。有多苦?参阅淘宝“护士鞋”相关评论。2016.4.25(手术日,周一)手术是排号的,风险大/手术复杂的排前边,扁桃体切除这么安全的小手术一般都在最后,所以你的手术时间并不确定。手术时只能穿病号服和内衣,方便意外时抢救。14:10有护士给我打止血针,屁股上的。护士说是止血的,看药品清单上写的是“矛头蝮蛇血凝酶”,害我好几天都有种屁股上戳了俩血窟窿的错觉。。。但评论区提示是抑制唾液分泌的。然后,另一个护士叫我跟她走,路途还挺长,本以为会有紧张什么的,木有,一副摘了眼镜的木呆呆的样子,坐在手术室门内等。一会儿见一小推床出来,隐约见一脑袋,绿布蒙着身子。。。然后就有人叫我“小伙砸,跟我走”,到了手术室,拍拍手术台,“躺这儿”。(插播:“麻醉师”其实是“医师”而不是“护师”,所以请把称呼叫全,他们在医院有独特的地位。识别麻醉医师据说很容易:低头玩手机却把耳朵支得比谁都高、衣服披身上不扣扣子的。)手术室也就宿舍那么大,没有想象中的敞亮,设备摆满了一个长边和一个短边,手术台竟然是平的,特别窄,跟火车硬卧那床一样的,不是想象中的牙医椅。然后麻醉医师问身高体重,另一个医生,应该就是我的主治医生,确认了我的姓名,拿了几张纸给我签,我还想看看,不过有两三页,没戴眼镜看不清,得,该死鸟朝上,就签了。这个时候,需要有监护人在手术室外。然后应该是手术护士吧,给我手上戳了根软针,这根针比常规预留针短而粗,术后会拔。平时坐着手上就青筋暴起&打点滴从无障碍的我,血管反而细得让护士无从下手,血管这个细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我出院,大概是饿+肾上腺素的结果。一般戳右手手腕上,我最后戳到了左手手背。软针到位之后会用床单把手裹起来压到身下,胳膊就这么悬在手术台两边。主治医生往我脸上扣了个硅胶面罩,我当时还在想,你扣这么松,不怕漏的药把你自己麻翻了?后来看了结算清单,麻药全是注射液。在这里吸氧的的目的应该是增加呼吸抑制之后的容错时间?两个医生似乎在讨论麻醉计量的问题,真是一点都不严肃。。。我就听一个说“0.7吧”,,,这个“吧”就是我对手术前最后的记忆了。记忆里的下一幕,就是“小伙砸,爬到边上来”,右侧有个矮一点的小推床,顺着重力手脚并用就拱过去了。等会儿,中间呢?都发生什么了???我不知道啊,完全断片儿了。断片儿前后甚至都没有昏沉的感觉。传说中“人生第一台手术”/“头一次身上掉肉”/“全麻的神奇体验”/“倒数十个数”/“做美梦”完全木有,整个过程就是一闭眼,一睁眼。当时我就想,妈蛋,吹牛逼的重头戏没了,手术白做了。下了手术台之后的第二幕,就是让我从推床爬到病床上,途中颠簸也完全没印象,也是一闭眼一睁眼的事儿。也记不得这脸被扇了多少巴掌。时间大约15:40,离床总计1.5个小时,手术时间与医生说的40分钟左右吻合。陪护人在这里的作用就是盯着2个小时不要让病人睡过去,不然会忘了呼吸。心电监护仪经常报“RR过低”(RespiratoryRate呼吸频率),赶紧多喘两口,免得陪护人担心。参阅:为什么手术后麻醉医生要求家属保持患者的清醒?-麻骑士的回答睁眼之后就能张嘴说话了,也能掐手机玩,不算特别疼,疼痛级别大概就小时候扁桃体肿最大的样子。关键是,脑袋不疼,喘气通畅,我勒个草,原来通畅的呼吸道是这个样子!我能感觉空气在快乐地冲击我的支气管,小舌头能感觉到风吹过!呼吸不畅竟然不是鼻炎导致的!这一刻,咽喉的痛被抛到九霄云外,世界瞬间充满阳光,护士妹妹你好漂亮~~~咳咳,每次见小护士心跳加速被心电监护仪曝光了,被同学逮了个正着。只是十几Hz的加快,心电监护你为啥要昭告全世界。。。术后3小时吸氧,6小时内平躺,避免麻醉药代谢不全导致头疼等后遗症。头三个小时痰多,但你又平躺着,我用了个比较稀奇的办法:用吸管往外吹痰,这个操作我觉得相当有效,但别人不会这么看,感觉你会窒息。有过浓痰经验的应该才会理解:朝上躺着,想要吐痰,只能攒一口痰,然后“呵~”咳上来,引起别人注意过来擦,不过这个动作,要振动喉咙,疼,还有容易呛着,咳痰又频繁,我那几个逗逼同学坐的又远,简直要把我憋死,擦痰还全给抹脖子上。不如自己活动舌头和下巴把嗓子里的痰吸到口腔,再用吸管吹出去,喉咙动作幅度小,也不疼,嗓子里清静,也不出血。总共用瓶接了大概300mL痰液吧,之后的痰少,就基本咽了。关键要把注意力移开,慢慢适应舌头上一包痰的状态,痰就会少很多。我那几个同学让我保持清醒的办法就是各种逗逼,但笑会扯动伤口啊,不理他们。睁着眼好让他们知道我没昏,然后一个30岁的护士不愿意了,躺尸多吓人啊,我又只好时不时动动胳膊腿让她们知道我没瘫。这6个小时比较难熬的是腰疼,因为手术台上把床单压身下时把腰拱了起来,而麻醉时你的肌肉又被松弛了,估计拉伤了吧,回来躺了两个小时之后腰疼的厉害,深呼吸时双侧肾尖儿疼。不同于咽喉只在吞咽时疼,腰疼持续并逐步加重,比较煎熬。头几个小时过得还蛮快的,残留的麻醉剂还在抑制你的大脑活动,很容易进入放空的冥想状态。鉴于自己基础代谢率比较高,21:00多一点的时候逐渐盘腿坐起来了,木有头昏,一切正常,腰疼消失。21:40之后就让我那群逗逼同学离开了,晚上并不需要陪护。起来走路并没有什么问题,没有肢端麻木什么的,不过两三天内手机打字错字率略有提高,可能是饿的。当晚睡了个非常踏实的觉,所以,大概的疼痛级别你可以猜得到吧,完全不需要担心。2016.4.26-2016.4.28(周二-周四)每天护士会来做两次雾化吸入(糜蛋白酶,化痰通气,特别爽),打吊针(止血+消炎),还会有一瓶消炎用的绿色漱口水。如果术后出血少,止血药可以告诉管床医生先停了,我只打了两天,一定咨询管床医生。其他的看图吧▼【生物危害】后续图片可能会造成生理不适!!!请确保胃中食物已消化完全!!!【生物危害】后续图片可能会造成生理不适!!!请确保胃中食物已消化完全!!!【生物危害】后续图片可能会造成生理不适!!!请确保胃中食物已消化完全!!!【生物危害】后续图片可能会造成生理不适!!!请确保胃中食物已消化完全!!!▲术前照片,没压舌板也能张这么大,做到的人不多哦。看着嗓子还有不少空间的吧,实际上闭嘴放松之后这两块肉基本是封闭了咽喉的,导致呼吸暂停。医生诊断:咽粘膜慢性充血,双侧扁桃体II度肿大,表面慢性充血,无脓性分泌物,咽后壁及舌根淋巴滤泡增生,会厌无充血,无水肿,声带无充血,运动可,闭合佳,颈部未扪及(没摸到)肿大淋巴结,鼻部及双耳未见明显异常。注意图中扁桃体前后的两圈膜,前边一圈连着小舌头的叫腭舌弓,后边一圈叫腭咽弓。下文会讲到。▲(周一,手术日)术后6.5小时,抱歉痰实在多,没办法拍到无拉丝的照片。对比两张图来看,腭咽弓在手术后会肿得很大,导致一些病友以为扁桃体没切干净。不要担心,医生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这个时候嗓子还比较干净,可以看到鲜嫩的白膜。当时我照镜子的时候,心想,坏了,小舌头被切掉一块(这张图不明显)。吞咽疼,但这不算最疼的时候,因为咽部还没怎么肿,说话口齿清晰。喝水的时候发现不对,诶?诶?诶?水怎么从鼻子里流出来了。。。两三天适应就好。这个时候,吃冰棍真的是挺爽的一件事,咽疼基本会消失,这时候舌根对冰的耐受力也强。当天晚上温水洗脸时有一点出血,初期还是少弯腰,睡前再来一只冰棍。▲术后16.5小时,周二上午8:15,喝完牛奶之后。仔细看图,在之后的一个月,腭舌弓和腭咽弓之间(扁桃体原来的位置)是一个充满了泡泡的空腔,有时候会感觉有食物残渣。头一次注意到下巴张开是有两个维度的动作,一个张开角度,一个向下平移。而所有涉及向下平移/打开后腔动作的,都会造成些许痛苦,比如,哈欠、笑、舔臼齿。当然,咳嗽和喷嚏会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小心感冒。护士会问你要不要留针,这样就不必每天扎针了,但不能碰水。酌情考虑,我术后只在医院呆了两天半,扎针三次。▲术后25小时,周二下午4:37(术后第一天)。白膜长势喜人。中午作死去洗了个澡,回来发热加重,到了37.9℃,痰液增多。大伙一定不要学我,为了自己的外表/为了漂亮护士去给自己的免疫系统增加负担。由于一直没出血,晚饭挑战了下细面条,没有太大困难,甚至比喝奶轻松。医院有提供鸡蛋羹、粥、细面条、片汤,都是外边买不到的那种特别细溜的。每次吃饭喝水都能感觉到咽喉随着一次次吞咽被逐渐拉开,初期特别小心地小口吃喝,后边就会越来越大口。▲术后47小时,周三下午2:34(术后第二天)。早饭:鸡蛋羹、小米粥、牛奶,午饭我又作死了,外卖牛肉刀削面!当然,这个时候胃其实感觉不到饿,但玩过断食的我注意到身体特征:力气小、站久出汗、注意力不集中、嗜睡,于是本着对自己好的初衷吃了点好的,,,牛肉刀削面。。。直接导致了小舌头左侧的白膜部分脱落,右侧的粘膜充血肿胀,后悔得不行。其实只要多吃几碗医院供应的细面条就好了啊,为什么要作死吃那么粗的面!插播一句:不要指望断食等应激反应可以排毒什么的,弊绝对大于利!他们自己都不见得知道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老子信了你的邪!搞垮身体的瘦对身体的危害远超吞蛔虫减肥!不要玩断食,锻炼才是保持健康的正途。▲照片摄于手擀面饭后,周四下午6:30(术后第三天),可见脱落的白膜。周四中午出的院。原谅我又一次作了大死,去快餐店吃了份手擀面/刀切面/碱面,吞咽的时候因为感觉喉咙粘而增加很多吞咽动作,疼。所以,医生建议的“面食”,并不指的是面粉/面条,而是,滑溜好咽的东西,比如,米线/米粉。之后的一个周,基本是吃米线/米粉度过的。其实我是想强调,出血并不是指导术后恢复的唯一指标,你还要考虑到伤口暴露容易发炎这一点。刚打通了咽部,强刺激又导致剩余部分增生,多亏啊。在医院有可控的感染源,有合适的饮食,有上下午的雾化吸入,有消炎针,有止血针,有漂亮小护士。。。但是,在大城市医疗是很紧张的社会资源,没大毛病就早些出院吧,能让病友早点挨刀子也挺好的不是?▲周五晚上8:00(术后第四天),小舌头边上的白膜掉了。术后2-4天算肿得比较厉害的时候,因为肿胀(不是为了呼吸),睡觉时会不自觉张开嘴,然后会流口水。。。水量汹涌,甚是感人。这个时候吧,鼻子就不像刚开始做手术出来那么通透了,不过仍然好过没切之前,感觉像是没切到的上边和下边肿。▲周六晚上8:30(术后第五天),小舌头左边,白膜脱落的部位消肿,后边的肿胀也减少。绿色是复方氯己定漱口液导致的。5-7天的时候,有时有刺痛感,应该是白膜在剥离,疼痛级别大概是圆珠笔戳一下的样子,短暂不持续。▲周日下午3:00(术后第六天),饭后。有没有注意到口腔的张口越来越小了?是的,长伤口的时候,后腔的皮给拉紧了。。。打哈欠会有种撕扯的疼,需要慢慢锻炼回去,像拉筋一样。▲术后第12天,中午11点,饭前。术后第7-11天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后边照片时间间隔加大。吞咽完全不疼了,挑战了下吃米饭,木有问题,开始正常饮食(速度略慢)。所以,恢复期基本到此结束。▲术后第22天,晚8点。时不时喉咙可以挤一点奇怪声音出来,一个半月以后消失。屁股上被蛇咬的错觉挥之不去。。。▲术后第39天,上午9点。手术留下的肉芽在逐渐萎缩。近一个周有点哑,找主治医生复诊,说嗓子上火有一点发炎,其他恢复挺好。多喝水之后嗓子不哑了,并不是即时湿润的作用,全天喝够水嗓子就舒服。#术后三个月更新#嗓子哑是暂时的,之后感冒也哑过一周,现在全天不喝水也不哑。==========================正文完==========================不要吝啬你们的赞,拍图很疼的!

上一篇: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中国电影资料馆戏剧与影视学考研难度怎么样该读哪些参考书呢分数线大概是多少
下一篇:最近在制作面试作品集大小尺寸应为多少让人感觉最漂亮且能够在印刷厂印刷的前提下

 

首页

画廊简介

画廊藏品

国画作品

书法作品

油画作品

代理画家

联系方式

/

作品征购

 

 

版权所有:上海聚缘斋拍卖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网站地图

沪ICP备14054308号